rss 推薦閱讀 wap

生活資訊網_中國新聞網

熱門關鍵詞:  as  自駕游  xxx  鈹氬〒  請輸入關鍵詞
首頁 動態 地方 經濟 理財 行業 人文 娛樂 科技 營銷 微商

微信“”天貓淘寶火炬紅包不只是力挺京東這么簡單

發布時間:2019-06-18 15:28:27 已有: 人閱讀

  編者按:本文來自“調戲電商(id:tiaoxiEC)”,作者:調戲營銷;責編:木芯;36氪經授權發布。

  19日下午,天貓淘寶在開屏頁正中,上線號稱史上最好玩的“火炬紅包”,用戶參與紅包分享和“點亮”(點擊別人分享給你的紅包口令),單個用戶最多可獲得100個紅包。

  類似支付寶集五福的春節紅包,這個火炬紅包的金額也是未知的,號稱“獎金池”2.5億元(實際并非現金,是以雙十一紅包的形式計算金額),雙十一晚會直播“全民瓜分”,到時金額才會揭曉。

  為了拉人給自己“點亮”紅包,很多人都在朋友圈和微信群里分享自己的“淘口令”。誰知到了當天晚上,就陸續開始有人被微信封號,封號時間從幾小時到幾天不等(最常見的是被封號2天)。

  因為微信的處理通知,一律會帶上“被用戶投訴并確認”的帽子(就是說,很多其實是微信官方檢測處理的,并非用戶投訴),而被系統判定為刷屏、誘導分享、惡意營銷,只會籠統地給出“發布垃圾信息等騷擾行為”的封號理由;

  有這種想法的人不只是普通用戶,微博大V“互聯網的那點事”最早爆出這次大面積封號的消息,并稱“第一次見封個人號”。

  看來,她是沒怎么接觸過微商群體……在微商圈,沒被封過個人號,你出門恐怕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恐怕有的人還記得,17號,微信團隊突然出了一條通知,以平臺部分功能維護的名義,禁止微信用戶修改頭像、昵稱和個性簽名。當時大家都猜測,是大會期間輿情檢測升級的需要。

  這肯定是主因,但微信也趁機對各種違法違規賬號(昵稱中有違規成分,如財務賬號;頭像涉及黃賭毒等)進行了清理整頓。微商和惡意營銷號都在清理之列。

  微商被封號肯定是服氣的,人家都制定了“安分、守己、低調、度過難關”的應對策略。不服氣的,顯然是那些自認是“正常用戶”,不過分享了幾次淘口令的人。

  戲哥冒著賬號被封的巨大風險(多少工作聯系都要靠這個賬號呢)親身測試,目前,無論是在微信分享商品的淘口令,還是“火炬紅包”的淘口令,都不會被封。

  那些被封的賬號,很有可能是分享同一個淘口令的次數和觸達人數,達到了微信的警戒線,才會被判定發送垃圾消息限制登錄。而在這樣的判定規則下,發送淘口令或是其他任何一條消息,處罰都是一樣的。

  她設計了一個只有“暴力刷屏”、“拉好友入伙”才能獲取紅包的游戲規則,激勵普通用戶形成“信息蝗蟲”一般的群組,把廣告信息鋪滿每一個社交平臺。

  每個首次進入“火炬紅包”頁面的用戶,會得到五個待點亮的紅包,頁面一步步引導用戶,將自己的二維碼/淘口令分享給聯系人和各大社交平臺,微信赫然列在首位。

  每當有一位好友從你的二維碼/淘口令進入,并為你“點亮”,你就會有一個待點亮紅包進入已點亮紅包區,意味著可以參與雙十一晚會當天的“獎金”分享。

  五個紅包很容易就能被點亮,這時用戶赫然發現,TA才完成了5/100,最多可以集攢100個已點亮紅包。但是已經沒有待點亮紅包可以拉好友來點了(這時候大部分人的真實聯系人好友還綽綽有余)。

  想要獲得新的待點亮紅包,就要去給別人點亮紅包(沒有明確數量對應關系,規則里顯示這是唯一獲得新紅包的機會)。

  這個規則乍聽起來很奇葩,一般營銷活動,要求每個人都群發擴散出去,拉更多人進來(讓更多人知曉)就達到目的了。天貓淘寶這個紅包,為什么要求雙向的互動?

  還有一條拗口又奇怪的規則“每兩位同一用戶之間,僅限彼此互相點亮紅包各一次”,并且,每名用戶最多為他人點亮200次。

  要求雙向互動,是因為天貓淘寶,不僅想通過社交擴散拉更多人參加雙十一,還想“拷貝”一份用戶在社交平臺上的關系鏈。

  可以想象,用戶A把自己的火炬紅包淘口令分享到朋友圈,TA的朋友B,同事C,粉絲D各點亮了一個。

  A與B在一個閨蜜圈,彼此間都會互點,這張密集的網絡證明了A與B的關系強度(甚至可以分析出圈子性質);

  A與D是單向連接,D仰慕A為TA點亮了紅包,但A屏蔽了D的朋友圈,并沒有回點,可以判定并非真實好友。

  人類學家鄧巴發現,人類種群的標準大小是148,這也被稱為“鄧巴數”。現代人類關系也表明,我們可能擁有1500名社交網絡好友,但現實生活中的交際圈子只有150人。

  社交鏈是微信最核心的資產,別說天貓淘寶休想染指,就算很多跟微信有合作關系的電商,也不能突破一些有竊取關系鏈之嫌的社交玩法。目前唯一的例外,是京東。

  上次戲哥聽京東某高層講他們正在跟微信研究,突破線上線下界限,并且貫通用戶社交場景的營銷新玩法,確實非常突破想象,現在看來,也只有微信和京東聯手才能實現。

  火炬紅包的玩法,理論上是可以拷貝出關系鏈的,可惜用戶玩著玩著就變形了(急功近利的不只是游戲的設計者啊)。為了快速達成100個紅包的“任務”,很多用戶組成互助群,批量操作點亮別人和被點亮。操作密度幾乎可以達到機器刷的程度。

  比如某用戶在微博曬出截圖,為了達成100個紅包的任務,TA加入了N個互點群,不惜奮戰到凌晨,僅用三四天的時間,就刷滿了100個點亮紅包。這樣瘋狂刷紅包的用戶,并非少數,還有人分享自己被微信封號兩次,最終刷滿任務的經驗,評論里都是清一色的“求點亮”。

  上萬用戶,密集刷屏,戲哥估計,根本還沒到觸碰到竊取關系鏈或是屏蔽淘口令的警戒線,僅是群發消息次數和觸達人數,就夠處理一波人了的。

  實際上,微信不是唯一“遭殃”的社交平臺。同樣被垃圾信息所累的還有微博,滿屏的求點亮廣告,熱門微博的評論區也被集體攻陷。最早爆料微信封個人號消息的大V“互聯網的那點事”微博下,同樣是翻不到頭的“誠信求互點”,如果不是知道火炬紅包的游戲機制,簡直以為是僵尸粉在搞信息攻擊。

  盡管微博已是阿里的社交流量池,“火炬紅包”的熱門推薦位還要維護,但戲哥發現,微博其實也悄悄屏蔽了一些相關詞,并限制在評論中帶相關鏈接和二維碼。

  在京東和天貓淘寶之間,微信本來就堅定地站在京東這邊。何況今年雙十一,微信還打算扶電商小程序一把《微信要截胡雙十一,不聲不響的小程序搞了個大動作 》,莫說是天貓淘寶想通過火炬紅包拷貝用戶鏈,就是純粹到微信上引流,現在也是最敏感的時候,指不定什么時候什么程度會觸線被處理。

  如果有商家計劃雙十一從微信向淘系店引流,我們也建議謹慎,不要被誤封了重要賬號,否則就追悔莫及了。

  臨近雙十一,各電商平臺前赴后繼奔向戰場,打雞血應戰時難免起爭執。像京東和蘇寧最近因代言人又掐了起來。起因是代言人楊洋方面稱京東未經授權擅自使用含有楊洋肖像的圖片,而楊洋是蘇寧及小狗電器的代言人,電商領域有重疊,雙方都各說各有理。除了代言人,流量之爭,物流之戰,都在明爭暗斗中擦槍走火,好不熱鬧的雙十一啊。

首頁 | 動態 | 地方 | 經濟 | 理財 | 行業 | 人文 | 娛樂 | 科技 | 營銷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2 生活資訊網 www.kjjdzc.tw 版權所有 業務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備13004639號

電腦版 | wap

白小姐香港马会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