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薦閱讀 wap

生活資訊網_中國新聞網

熱門關鍵詞:  as  自駕游  xxx  鈹氬〒  請輸入關鍵詞
首頁 動態 地方 經濟 理財 行業 人文 娛樂 科技 營銷 微商

中科院教授微信群賣菜

發布時間:2019-06-18 18:16:34 已有: 人閱讀

  “陳老師,我們能不能不要做限制開發區啊?否則怎么發展?怎么賺錢?”“陳老師,您去我們那里考察一下吧,我們不能限制發展啊。” 當時,陳雯正在為江蘇省(國家發改委的試點省份)劃定主體功能區提供技術方案,所有前來拜訪的各地官員只有一個訴求:所轄區域千萬不要被劃入生態保護的限制開發區域。在他們看來,一旦被劃入重要生態功能區,就意味著限制開發,一旦限制開發,就意味著當地無法吸引投資、無法發展工業,也就等于貧窮和落后。

  即使過去了10多年,陳雯一說起當時的場景依然無奈:“在當時的考核體制下,地方主政官員就是一個思維模式,就是無工不富,通過工業化賺錢,不知道生態保護的限制開發區怎么發展。”

  陳雯是中國科學院南京地理與湖泊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今年6月被聘為長三角地區一體化發展決策咨詢專家。生于福建、現居南京的陳雯有著南方女子的典型長相,身材嬌小、長相清秀、皮膚白皙,微笑時還有兩個深深的酒窩,再配上一副眼鏡,怎么看都是典雅溫婉的知識分子。然而熟悉的人知道,陳雯是個急性子,講話超快,還不太留情面。

  不過,陳雯自稱這些年自己的急脾氣已經改了很多,這種改變很大程度上是源于她正在進行的一場與重要生態功能區保護相關的鄉村實驗。“農村的事情,要慢慢來,急不得。”陳雯一笑,酒窩又深了幾分。

  “陳莊第一批用營養液種出來的莧菜收割了,口味嫩、糯,深受歡迎。莧菜是端午時令菜,正當時。”“還有空心菜,黃瓜、辣椒、茄子,大概一個星期左右,在南京的親們,需要盡快跟我說。”“陳莊的紅心紅薯,自然農法,可以預訂了。”“陳莊栗子南瓜,本來想用小麥面粉做南瓜面條,不小心拿了糯米粉,那就將錯就錯,成了南瓜涼圓西瓜冰,意外之喜的口福。”猛一看陳雯的微信朋友圈,還以為進入了微商圈。

  “是真的好吃!所有吃過的人都說好吃!”只要一說到陳莊的農產品,陳雯可以從大學教授一秒變身推銷員。“我們去年種出來的蘿卜,胖胖的,非常好吃;青菜像小樹苗一樣,這么大,但又很嫩。”似乎怕記者不相信,陳雯一邊說還一邊比劃,從口味、做法一直講到營養元素、礦物當量。

  在陳雯的微信里有一個500多人的賣菜群,這個群專門銷售陳莊出產的時令農產品,田里收獲什么菜,就賣什么菜,但無論哪種蔬菜,定價統統是每斤8元。“上次我們賣糯玉米,有上海人買了100多斤,東西好就不愁賣。”陳雯一臉自豪。目前,陳莊的蔬菜在南京有幾個提貨點,其中一個就設在陳雯工作的中科院南京地理與湖泊研究所傳達室。

  陳莊的蔬菜真的值這個價?一談起這個問題,陳雯簡直剎不住車。“我們這個菜是用自然農法種出來的。什么叫自然農法?就是直接用營養液和微生物加農家肥,比有機蔬菜還要高階。”如果再追問一句,什么是營養液?陳雯說得就更起勁了。“到山上采野薺菜、野芹菜,一定要凌晨去采,然后加紅糖,不要加水,漚出水來,就是營養液。把營養液直接噴在蔬菜上,提供營養還能驅蟲。產量很高,本來一年結兩茬,現在可以結三茬四茬,西紅柿一株能接四五十個。”

  讓陳雯滔滔不絕、三句不離的陳莊是江蘇省句容市茅山風景區內的一個小型自然村,被劃入重要生態功能保護區。2013年底,陳雯第一次到陳村莊考察,當時的陳莊只是城市化背景下一個逐漸衰落的普通鄉村。村中沒通自來水,也沒有污水處理設備,大部分青壯年外出打工,留下的多為老弱婦孺,政府已有計劃拆遷陳莊。原本句容市提供了幾個村莊作為項目備選,但陳雯和她的合作者——點子整合行銷公司的廖美華一起決定就選陳莊。吸引廖美華的一大原因是,“這里有濃濃的人情味”。她第一眼見到的陳莊炊煙裊裊,幾個村里人正在殺豬準備過年,一位大媽看見她們下車,還主動招呼她們過來坐。

  而科學家陳雯選擇陳莊理由更多是看中它的地理特點和農村治理的典型示范意義:屬于太湖流域最上游的水源涵養山區,治理村莊水環境大有意義;盡管距離南京只有一個半小時車程,卻是一個典型的沒有工業連自來水都沒有的小型自然村落。那時,陳雯心里暗下決心:誰說生態功能保護區不能發展?我們做給你們看看!

  桃米地處中國南投縣的埔里鎮,是一個小型社區。一場大地震后,村莊被毀壞,如何重建?破題的關鍵在于桃米村擁有生態資源,村里單青蛙就有23種,占據了29種原生種蛙類的80%。在廖美華等人的幫助下,桃米村定位為結合生態社區發展的桃米生態村。現在桃米村已經成為很多人游的打卡必去之地,游客可以持手電筒,穿著雨鞋,循著蛙鳴,涉溪尋找并觀察形態各異的青蛙。而村民們成為生態解說員,帶領游客們領略桃米村的生態之美,目前村里的青蛙已經增加到原生種蛙的100%。

  “哎呀,這就是一條路子啊!” 2000年之后,陳雯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找到生態功能保護區的發展之路,桃米村的案例讓她豁然開朗。為了研究桃米村,陳雯特意帶著家人去旅游,讓陳雯意想不到的是,桃米村民和陳雯家人聊天的話題是“價值和價格的區別”等等,“很厲害啊!”博士畢業于學經濟學系的陳雯嘖嘖贊嘆。廖美華告訴她,經過10年培養,村民的素質就得到了很大提升,有村民還到大學做過報告。拜訪桃米后,陳雯下決心在長三角做出一個生態村。

  然而,理想豐滿,現實骨感。2007年,陳雯和廖美華第一站去了上海崇明,相關領導聽完后說:“很好啊,可以按照這個模式做。”但是此話說完,再無下文。接著是蘇州、無錫、常州、鎮江、南京、寧波、湖州……長三角的城市,陳雯幾乎轉了個遍。“就像一個說客,一樣一遍一遍說,但項目就是沒辦法落地,有時候都快絕望了。”陳雯苦笑。

  幾年前,在蘇州蓮花島,她們兩被當地特色的生態和民居吸引,還曾經拍到一張4只蜻蜓排隊飛行的照片。村民對他們的方案也很有興趣,有年輕村民當場表示:“如果你們真的這么做,我愿意跟著你們一起做。”然而,當所有方案都設計完畢,項目還是無法落地。時隔多年,陳雯說起這個結果,依然有些遺憾。

  “大家都說很好,但內心還是不相信。”現在回頭來看,陳雯分析最大的障礙來自部分官員一以貫之的工業化發展思維,“一是不相信農業可以做出來,二是不相信農民能自己做出來。”

  在農村發展鄉鎮企業,是一條工業化的致富之路,依靠開放型經濟建立外商投資企業,也是一條工業化的致富之路。先前的成功經驗似乎都在指向一個結論:想要致富,農村就不能將農業作為核心競爭力。

  再看時下流行的一些鄉村改造范例,后面往往還跟著一個房地產項目:農村本身沒有太多的 “造血”能力,必須用房地產賺的錢補貼村莊改造,一旦房地產公司撤出或者出現虧空,村莊也隨之衰落。還有一些以旅游業聞名的鄉村,已經變身旅游區或者度假區,本身并不生產農產品,本質上已經不能算農村。

  “農村是提供給我們食物的地方,也是農民生存的空間,這是農村最核心的東西。”陳雯堅持認為,無論是從蔬菜供應還是從生態保護的角度來看,長三角區域必須保有一些能生產農產品的農村,而且希望“種農產品也能賺錢”。

  “你們帶錢來沒有?” 2013年底,陳雯和廖美華一行剛進入陳莊,就有村民圍上來問了這個問題。“對不起,我們沒有投資。”廖美華一說這話,村民們難掩失望之色。

  “我們最大的想法就是,不要投資進來。”看多了鄉村改造的前車之鑒,陳雯認為,資本投資農業不是壞事,但很有可能限制和擠出小農經營的發展機會,老百姓反而會失去賺錢的機會了。

  類似的理念沖突不斷在發生。在第一次村民大會上,有村民提出,要拆遷,要拿拆遷補償款。這是一個很難應對的訴求,還好廖美華經驗豐富,上去道歉:“那我們前面說的計劃都不算了,我們討論一下你們是不是需要拆遷,如果你們要拆遷,我們就撤出來,我們去其他村去做。”一聽這話,一些村民舉手:“老師,我們不搬家,你們來。”經過一番解釋和討論,大部分村民依然選擇支持,一開始提出要拆遷的村民的老婆反而埋怨道:“老頭子,你要搬你搬,我不搬。”

  不斷溝通、以理服人、以情動人……作為一個科學家和規劃師,陳雯以前主要和政府官員、專業人士打交道,這幾年,陳雯深刻體會到了基層工作的不容易,被誤解、被欺騙是小事,有的時候還要被破口大罵,被吐口水。

  在項目組進入的第三年,陳雯和她的團隊遭遇了一次大的信任危機。在其他鄉村改造中,道路鋪設、房屋翻新,往往是最開始的動作,但是在陳莊,團隊并沒有從這兩項開始改變。“你們什么也沒有帶進來,還不如當初讓我們拆遷。”村民們的抱怨聲此起彼伏。

  “在村民沒有覺醒、沒有配合,地下的配套設施還沒有起來的時候,其實地面的設施不需要動。”陳雯這樣解釋。

  什么是村民覺醒?現在陳雯可以說出這些改變:在學習了種植方法后,有三四戶村民啟動了自然農法的種植技術,還自己制作植物營養液;村民王少珍開始學習在微信群賣菜,有消費者在群里抱怨菜質量有問題時,她會馬上道歉,并保證下次一定補送,以前王少珍微信群老打錯別字,但現在已經能打出整段文字;在學習凈化地下水時,有70多歲的大爺聽得仔細,還找了一把沙,問老師是不是這種沙;有領導過來視察,村民可以講解什么是光合作用……慢慢地,村民們知道村莊的改變不僅只依靠外力,更需要他們自己的努力。

  與此同時,陳雯的團隊為陳莊引入了江蘇省最小規模的農村供水工程、全國最先進的集中廁所污水資源化治理、水土氣監測體系和池塘生態化凈化改造等工程等等,相關基礎設施先后完工并投入使用。經過測算,這5年來,中科院在陳莊投入了500萬元課題費,與其他鄉村改造動輒幾千萬、上億的投資相比,這筆費用實在不算多。

  按照規劃,目前陳莊已全面進入社區營運階段,村民自然農法種植、導覽與營銷輔導持續推進。未來陳莊將形成以自然有機農業為基礎,以農產品加工和銷售、農業觀光休閑以及鄉村生態旅游為延伸,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的鄉村產業體系。

  最近,村民王少珍家在南京打工的兒子、兒媳回到陳莊生活,負責幫陳雯協調村里的溝通工作,同時兼做淘寶。算下來,村里陸續已經有多位年輕人返鄉,并找到了就業崗位。

  現在,也有不少地方來找陳雯的團隊幫忙,但他們到現場考察后發現一些鄉村已經空心化,找不到農民可以跟著他們干,或者周邊的生態已被破壞。陳雯嘆息:“一些地方在發展農家樂和民宿時,污水橫流,破壞水系,影響了生態,即使想在這些做自然農法,也找不到干凈的野生植物萃取營養液了。”

  有時候,陳雯看著這些鄉村的變化,會想起自己小時候。陳雯出生于福建寧德,小學就在一座風景秀美的山頭上,無論是樹林、草叢還是周圍的農田,都是孩子們玩耍的好地方。千百年來,美麗的鄉村一直是中國人的心靈家園,但這些年,逐漸凋敝的村莊卻成為了很多人回不去的故鄉。

  前不久,陳雯在鄉村開車,車道上一位老伯正坐著休息吃飯。老伯看到車子過來,才緩緩起身讓路。“是他擋了我們的路?還是我們入侵了他的地盤,打擾了他田間休息?”陳雯發出了這樣一個疑問。

最火資訊

首頁 | 動態 | 地方 | 經濟 | 理財 | 行業 | 人文 | 娛樂 | 科技 | 營銷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2 生活資訊網 www.kjjdzc.tw 版權所有 業務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備13004639號

電腦版 | wap

白小姐香港马会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