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薦閱讀 wap

生活資訊網_中國新聞網

熱門關鍵詞:  as  自駕游  xxx  鈹氬〒  請輸入關鍵詞
首頁 動態 地方 經濟 理財 行業 人文 娛樂 科技 營銷 微商

在香格里拉當兵是啥滋味

發布時間:2019-06-19 13:51:52 已有: 人閱讀

  走進駐守在這里的四營五連,你會聽到這群負責維護由滇入藏“信息高速公路”的官兵說,除了美麗,香格里拉還有“猙獰”的一面。

  寒風,才是記憶坐標的原點——新兵們忘不了,頭一次來這里,晚上睡覺蓋兩床棉被還被凍得瑟瑟發抖;老兵們記得,有一次他們不得不拆床板擋住窗戶,因為玻璃根本扛不住那么強烈的風。

  這里沒有路標,卻有方向。高海拔、高寒、缺氧構成了他們的生存空間,艱苦孤獨伴隨著他們的每一天,但青春依然在跋涉中循著使命賦予的方向,堅定遠足。

  詹姆斯·希爾頓在《消失的地平線》中寫道:“太陽最早照耀的地方,是東方的建塘,人間最殊勝的地方,是河畔的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的河畔,不是五連官兵的故土。但是,這群年輕的巡線兵毫不掩飾自己對這片土地熾熱的愛。

  大風、寒冷、高海拔缺氧是香格里拉的常態。巡線時,有時一腳下去,雪就埋到了人胸口;有時一不留神,人就滑下陡坡一大截;有時,剛踏進河流,人就被激流沖出去好遠;有時,還未出深林,腿上就爬滿了螞蟥……

  維護通信線路的官兵長年行走在雪山之巔、峽谷之底、江水之上。他們一日走過春夏秋冬,一天跨越千米海拔,走過一個又一個山路十八彎,穿過一個又一個滾石飛落處……

  巡線之路全程數百公里,海拔低的地方有1000多米,海拔高的地方可達4000多米。在這條路上,只有他們的腳印,一串串循著電線桿線路的孤獨腳印。

  在一座以“向陽”命名的橋梁附近,有段10多公里長的奇特線°的陡坡上,滿是碎石塊。腳踩上去松松垮垮,手也無處著力。每挪一步,碎石就會“嘩啦嘩啦”往下掉。黎曉軍每次巡那段線路時,心里依然會發怵。

  那一年,連隊負責某河段線路改造。那里地形復雜,高處是皚皚雪山,低處是滾滾金沙江。連隊要將光纜由山腳的平坦處改遷至半山腰的陡坡上。

  “我們高原通信兵,什么山沒見過?什么坡沒爬過?沒有路,我們來開路!”連長翁春芳帶著大家上了山。

  官兵小心翼翼地用探路棍試探著山坡上的碎石,尋找可以落腳的地方。腳邊,碎裂的風化巖一塊接一塊滾下懸崖,砸進洶涌的江水中。每向前挪一步,官兵手心都捏出一把汗。

  幾經努力,一條最窄處距懸崖邊不足20厘米的“路”,就這樣被走了出來。腳印漸漸踩實,懸崖上留下了獨屬于巡線兵的印記。

  那天,他背著一桶油漆,沿著陡峭的山路向上攀爬。從小就嚴重恐高的他,根本不敢向后看。油漆桶漸漸變得像山一樣重,他只能放慢速度,手腳并用。突然,氣喘吁吁的他一腳沒踩穩,差點滾下山坡。

  下了雪山,太陽早已落山,戰友們都在溪邊等他。別人2個多小時就能巡完的線個多小時。又渴又餓的耖宇航捧起一口溪水噙入嘴里,那透涼的雪融水像電一樣差點把他擊暈。

  雪山腳下,用純凈山泉熬煮的雞湯,香氣四溢,和著炊煙,浸潤夜色。耖宇航幾乎是含著淚,吃完了那碗米線。

  幾年前,在西安高陵區政府上班的耖宇航,從未想過自己會當兵來到香格里拉。那時,聽到征兵宣傳車的大喇叭在辦公樓下喊了2天后,他瞞著女友和家人報了名。

  山,爬了一座又一座;時間,過了一年又一年。在香格里拉的巡線路上,耖宇航和戰友們留下了一串串腳印。現在,他熟悉這里的每一條河流、每一座山峰。他知道誰家又種了棵香樟樹,哪戶的孩子剛考上大學。他甚至學會了唱藏族歌曲《瑪尼石》。

  “雪山是你的心,草原是你的愛,藍天是你寬廣的胸懷,太陽是你的情……”豪邁的歌聲伴著寒風飄蕩在巡線路上。

  曾經,他一度嚷嚷著要退伍,最后卻主動選擇了留隊。后來,耖宇航說,他再也沒有吃過那么好吃的米線。

  這是迪慶地區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數量。青藏高原東南的橫斷山脈,造就了迪慶這一世所罕見的雄奇景觀。

  梅里雪山、哈巴雪山、玉龍雪山、白馬雪山……站在石卡雪山遠眺,橫斷山脈與三江并流之間,是一個龐大的雪山世界。

  來自貴州的士兵梁正恒,站在石卡雪山之巔遠眺。一片舒展的高山草甸映入眼簾,紫色的矮杜鵑為山坡鋪上了一層茸茸的艷毯,一直延伸到天際,如夢如幻。

  山高人為峰。站在萬山之巔,面對這無與倫比的壯闊與妖嬈,梁正恒“得意忘形”。他不由自主地打開手機,視頻連線女友:“你瞧,我站的地方,比咱倆買的16樓新房還高……”

  連隊還有個戰士,至今都沒敢告訴爸媽,香格里拉的山到底有多高。記者想為他拍張照片,他連忙擺手:“我媽身體不好。如果讓她看到我在這么高的地方當兵,她一定會擔心。”

  離天空最近的地方,離夢想也最近。青春最令人向往的地方,就是有勇氣去征服人生路上一座又一座高峰。

  梁正恒兄弟倆一前一后入伍。然而,在香格里拉的高山上當巡線兵,并不那么容易。有一陣子,梁正恒實在撐不住,想打退堂鼓,就給當的弟弟打電話。誰知,弟弟的一句“哥,你干得這么好,我不能給你丟臉”,把他準備說出口的話,全堵了回去。

  在香格里拉當兵十幾年,四級軍士長孫立強常常會想起父親說過的一句話。父親是一名老兵,孫立強小時候,曾不止一次地聽父親嘮叨“這個兵沒有當夠”。

  萬萬沒有想到,父親當時沒有表態,但當過兵的爺爺和正當兵的叔叔都反對,怕孫立強吃不了那份苦。然而,他還是拗著勁兒參了軍。

  那年,孫立強第一次上雪山巡線,走到半山腰便喘著粗氣、舉步維艱。老班長來到他身邊說:“這都堅持不下來,還當什么兵?”最后,他被老班長拖著拽著,手腳并用地爬上了山頂。

  那一刻,極目眺望,群山就在腳下,由近及遠,從青而黛。這不曾預期的壯美,一下子征服了孫立強。他張開雙臂向群山大喊:“雪山,我征服了你……”

  青春最高的山峰在心里,人生最大的敵人是自己。蹚過瀾滄江,穿越無人區,征服了一座又一座高山后,孫立強才覺得,他征服了曾經的自己。

  只有到達山頂,才能看到不一樣的風景。從小在海邊長大的他,年少時曾無數次慨嘆過海上日出的壯美。那是一種有容乃大的氣象。

  而今,每個清晨,當第一縷陽光掃過雪山之巔,怒放的高山杜鵑散發出若有若無的花香。孫立強俯身湊近輕嗅,在肺的深處,清香自來。

  當兵來到香格里拉,爺爺和叔叔當初說的苦和累,孫立強都一一體會過了。從中,他得到了磨礪,收獲了成長,也漸漸體味到父親說的那句“兵沒有當夠”是什么意思。

  清晨可以遠眺梅里雪山的朝陽,傍晚可以欣賞如夢似幻的彩霞。秋天,納帕草甸被連片的狼毒花染成紅色的海洋,石卡山下成片的樺樹林變成了金色的世界。冬季來臨,香格里拉又披上了銀色夢幻時裝。

  人生就像一場旅行,最美的風景永遠在路上。在香格里拉當兵,熊鑠靈不僅看到了最美的風景,還遇到了相伴一生的愛人。

  2017年,即將30歲的重慶小伙兒熊鑠靈有點煩。親朋好友給他介紹過好幾個對象,都沒成。女孩們一看照片上是個陽光帥氣的軍人,又聽說他在香格里拉當兵,開始都挺熱乎。可是,交往一段時間后,女孩們知道他長年在高原雪山巡線,回不了家、照顧不了自己,就漸漸沒了下文。

  說來也是緣分。幾年前,熊鑠靈的同學給他介紹過一個叫邱琴的美麗女孩。當時,他連女孩的面都沒見到,就直接被拒絕了。沒想到,過了兩年,熊鑠靈的小學老師也給他介紹了一個女孩,居然還是邱琴!

  既然是躲不開的緣,那就見見吧!邱琴主動提出要來看看熊鑠靈。當時,一到香格里拉,邱琴就被美麗的風景深深吸引住了。熊鑠靈對她一見鐘情,可她見到熊鑠靈,卻絲毫沒有“來電”。用她自己的話就是:愛上了香格里拉,卻沒有看上他。

  那段日子,熊鑠靈心灰意冷。那種酸楚的情緒甚至傳染給了連隊的狗和兔子。了解到情況后, 連隊的戰友們都來給他當參謀,指導員親自傳授戀愛“秘笈”,就連嫂子們也紛紛為他出主意。

  去年2月,熊鑠靈終于鼓足勇氣,給邱琴發了一條信息:“你到底答不答應做我女朋友?再不答應,我們不耍了!”邱琴回復:“給我3天時間。”

  3天后,他等來了邱琴的電話。掛完電話,熊鑠靈興奮得手舞足蹈,馬上撥通了家里的電話,“媽,我有女朋友啦……”

  今年1月23日,回家休婚假的熊鑠靈給連隊戰友們傳回一段微信視頻。畫面上,美麗的新娘邱琴挽著軍裝筆挺的熊鑠靈,站在舞臺中央。新娘笑了,他卻哭得一塌糊涂,說不出一句話。

  來香格里拉尋找愛情的她,“遇見”在香格里拉當兵的他,戰友們都覺得這簡直是香格里拉的一段佳話。

  后來,熊鑠靈才知道,自己能和邱琴喜結良緣,岳父起了很大的作用。在女兒猶豫時,邱琴父親無數次說起“能在那么艱苦的地方當兵,還干得那么好,這小伙子靠得住”。

  熊鑠靈很想讓妻子再來一趟香格里拉古城。他要到那個民宿“遇見”門口,給邱琴拍張相片,把那種甜蜜的感覺永遠定格在香格里拉。

  上士左濤最鐘情的風景卻是香格里拉的納帕海。每年夏天,納帕海綠草茵茵,野花競相開放,雪山、草原、牛羊組成了大西南的塞上風光。

  2016年夏天,身著軍裝禮服的左濤站在納帕海邊,舉起右手向著香格里拉雪山的方向,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他的身旁是一個穿著婚紗的女孩,笑靨如花。婚紗照定格了一名士兵的最美記憶。

  后來,兒子“莽子”出生了,左濤休完假,又回到香格里拉巡線執勤。“莽子”漸漸長大,虎頭虎腦特別結實。學會說話后,他常常對著墻上左濤的照片喊“爸爸”,每次在路上看到穿綠軍裝的人,也會邊追著邊喊“爸爸”。

  2018年9月,妻子帶著“莽子”從貴州老家來到了連隊。在香格里拉納帕海邊,左濤一家拍下了一張全家福。那天,納帕海的風很大,游人很少,天空像大海一樣澄澈,妻子和孩子臉上燦爛的笑,點亮了左濤的全世界。

  其實,每個在香格里拉當過兵的人,都夢想在這里拍套婚紗照、照張全家福。香格里拉的風景裝扮了他們的青春,官兵希望自己也成為香格里拉的一道風景。

  在香格里拉當兵是啥滋味,一千個人會有一千種答案。或許,有人品出了苦難的回甘,有人聞到了青春的氣息,有人收獲了愛情的甜蜜……但連隊所有官兵都告訴記者這樣一句話:“在香格里拉,待久了就會離不開。”(記者 陳典宏 特約記者 張能華)

首頁 | 動態 | 地方 | 經濟 | 理財 | 行業 | 人文 | 娛樂 | 科技 | 營銷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2 生活資訊網 www.kjjdzc.tw 版權所有 業務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備13004639號

電腦版 | wap

白小姐香港马会资